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第8章-重生不舔校草後,反被他求婚啦蘇迦妮遲域-魅夢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高考三模,大考前的最後一次全京市模擬考,試卷很快改完,各科成績都出來了。

「蘇迦妮外語考了150,滿分!!」

「切,她以前國際班的,外語一直都還行,考滿分也不稀奇,更何況這次外語卷子簡單得很,考了滿分的又不止她蘇迦妮一個人。」

「數學148,差2分滿分。」

「物理98,差2分滿分。」

「這兩科接近滿分也太驚悚了叭,多少人能做到?!」

「薅着遲域給她補出來的,呵呵。她化學才剛剛及格,能算什麼學霸。」

「生物也剛過及格線?!」

「她語文才100出頭?!!」

「蘇迦妮這三模考得也太詭異了吧?語化生原先不都是她的強項嗎?怎麼這次跌得這麼難看,拉這麼大分?」

「這麼看,半個月後她考不上清大啰。嘻嘻……」

「嘻嘻嘻……」

「話不能這麼說,我同桌最差的數理都能趕到接近滿分這個程度,優勢科拿不下?這次只是複習的時間沒分配好而已!!!」

林暖比誰都急。

蘇迦妮心裏有數。

她是從六年後重生回來的,除了遲域給她講得多的數理,其他學科的知識點都模模糊糊的,花了半個月,撿起了些。

她認真訂正試卷,埋頭背書刷題。

*

晚上,京圈某泰斗壽宴。

世家子弟都被父母抓到宴會上來。

遲域在。

周泯璽也在。

之前在樓梯口問蘇迦妮送命題的謝驍舜也在。

一群很會投胎的貴公子聚在一起,聊天下大事聊京圈局勢,聊投資項目也聊賽場風雲休閑娛樂度假區的溫泉。

遲域興緻缺缺,心不在焉,像是在等什麼。

謝驍舜手機收到條消息,突然樂了起來,「域哥,提前恭喜!」

「?」

「你不是挺煩蘇迦妮那條尾巴?恭喜你快要擺脫她啦!照着她這次模擬考的分,充其量也就985,清大絕對不可能。喏,成績單在這,你看看?」

謝驍舜把手機遞過去,遲域面無表情,眼神涼颼颼的,沒接。

周洺璽接了。

「嘖!刺激啊蘇同學這成績。」

「域哥你不看?」

「域哥這表情明顯就是不感興趣啊,我就說嘛,域哥才不管蘇迦妮考什麼樣,就這群人保送了閑吃蘿蔔淡操心。」

那可說不定啊。

叮叮叮。

連續十幾條消息的提示音響起。

是遲域的手機。

周洺璽冒死瞥了一眼。

驚了。

這是,有人給域哥發來了試卷??十幾張照片都是寫得密密麻麻畫著紅色圈叉的試卷?試卷上寫的名字,是蘇迦妮?但發消息的那頭像,明顯不是蘇迦妮!

遲域突然起身。

「誒?域哥,嘛去啊?」

「有事,走了。」

遲域邊走邊低頭,手指在橫着的手機上捏劃,頎長挺拔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宴會大廳。

謝驍舜沒有提前離場的底氣,轉頭問身旁的周洺璽,「周狗,你剛看到什麼了?」

周洺璽笑得又賤又高深,「戀愛腦。」

「蘇迦妮?她終於綳不住,來找域哥了?」

「不是她。」

「啊???」

第二天。

蘇迦妮剛坐到座位上就皺眉,她的試卷好像被人翻過又放回了原位?

化學課。

老師發了一疊資料,人手一份。

「這次三模,化學滿分很少,我這有份整理好的知識點和重點題型,你們按需查缺補漏。」

「老師,有這樣的好東西,怎麼不早點拿出來??!有這玩意兒,我至少能多考10分!」

「是啊老師,你怎麼不幹脆等我們高考完再發?」

「哈哈哈,少陰陽怪氣,趕緊該背背,該練練!!尤其是蘇迦妮同學,你這次的化學試卷太嚇人,要多分出時間來看看我的化學吶!!」

老師看向蘇迦妮,眼神意味深長。

蘇迦妮略疑惑,她隱約記得前世,老師並沒有臨時發這份資料,可能是她記錯了?

生物老師也發。

也是人手一份。

複習資料重點清晰,標註簡潔又冰冷。

蘇迦妮總覺得這風格有點熟悉?

語文老師是班主任,主動找蘇迦妮談話,讓她放輕鬆,這次失利不能說明什麼,關鍵還是看最後的高考,要她穩住心態。

「蘇迦妮,加油,老師看好你!!」

「謝謝老師。」

「喏,老師這裡有份去年語文單科狀元的考前筆記,你底子跟她差不多,這個筆記很適合給你做最後的衝刺,你拿去看看。」

??

蘇迦妮翻着手裡的筆記,心底說不出的怪異。

倒計時越來越近。

蘇母像是才終於想起來要給蘇迦妮轉生活費。

「妮妮,沒餓着吧?媽媽忘記了,你怎麼也不找媽媽要?」

「夠用。」

遲域這個月幾乎都沒來學校。

她也不會像以前那樣以答謝他給她講題輔導的名義給他買早餐買零食,大小考試都送他各種禮物當謝禮,砸存錢罐來的萬把塊,用在她自己身上,綽綽有餘。

高考當天。

蘇母穿旗袍送她進考場。

同學家長不遑多讓,考場前入眼滿是討彩頭的狠活。

最後一天,蘇迦妮12點半考完最後一科出來。

林暖給她打電話。

「嗚嗚嗚…同桌,怎麼辦?我頭好疼,手一直抖個不停,看病的醫生都說沒辦法。我下午還有最後一科,肯定考不好,嗚嗚嗚……我去不了清大了嗚嗚嗚…..我…嗚嗚嗚………」

「你在哪家醫院?發個定位給我,我過去找你。」

蘇迦妮掛了電話問蘇母,「外公呢?」

「酒店裡住着。他那臭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擠滿人的考場門口肯定不會來。要不是你說怕考試出意外,特意把他請過來,他都不肯來京市。我這親女兒請他十年,都比不上你這外孫女一句話。現在考完了,你勸他跟我吃個飯?」

「暫時沒空。」

「?」

「意外來了。」

蘇迦妮記得前世也是這樣。

她選三大主科加物化生,大中午考完了,林暖選的物化地,最後一科地理要到下午3點半考,也是這時林暖給她打來電話,她無能為力,只能聽她哭訴。後來林暖高考,當真因為手抖沒發揮好。

蘇迦妮重生回來,這樣的遺憾,她不會再看着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