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第4章-重生不舔校草後,反被他求婚啦蘇迦妮遲域-魅夢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渾渾噩噩,惶惶茫茫。

蘇迦妮記得她躲避貨車,騎車壓邊線,突然鬆了手,側翻下了懸崖。

那她,是終於死了嗎?

像是過了很久很久。

耳邊傳來說話聲,低磁音色,聲線清冽,如初雪後的溪泉淌過玉石,徹骨的冷,好聽。

少了她熟悉的深沉質感,多了幾分她也不陌生的少年純凈。

抑揚頓挫的,讓人想一直聽下去。

很像當年的遲域。

在給她講題。

這聲音突然停了下來,而後蘇迦妮很清晰地聽到他在問,「沒聽懂?」

蘇迦妮:??

她回過神,正對上一雙黑漆漆的冷眸。

矜貴和高冷里,流淌着少年人獨有的清澈。

兩人的距離很近。

蘇迦妮:????

少年眉間微動,黑眸對準她剛找回焦距的雙眼,語調放緩,「再給你講一遍?」

!!!

穿附中校服的遲域?!

蘇迦妮直直地站了起來。

椅子因為她的動作,哐啷摔倒在地。

動靜很大。

教室里所有的人都看了過來。

蘇迦妮看到一張張青澀的臉,也看到了黑板上眼熟的倒計時,她手指顫抖了起來。

怎麼會?

她重生了?

重生回到了六年前,她虛歲18?

距離高考還有滿滿的31天?!

少年輕抿着唇看她,神色清冷,一言不發。

蘇迦妮五味雜陳,頭皮發麻,感受到他的視線,她躲着沒敢再跟他對視。

她顫抖着手指,扶起摔倒在地的椅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重生,但她知道她有了重新開始的機會,她不想重蹈覆轍,她要遠離遲域。

扶好椅子,她伸手去扯試卷。

沒扯回來。

試卷的另一邊壓在少年的手腕下。

她飄忽着眼神,沒敢對準他,語氣鄭重,就差沒給他磕頭,「遲域,謝謝你!你講得真好,我都聽懂了,剩下的我都會做了。真心感謝你這一年來的幫助!」

少年:?

眾人:?????

「打擾了,試卷……」

少年沉默着抬起手腕,那張帥得極有侵略感的俊臉瞬間冷了兩分。

蘇迦妮這才終於把試卷扯回,如臨大赦,她利落地離開,回到她自己的座位。

像逃命一樣。

眾人一頭霧水,小聲討論。

「蘇迦妮今天吃錯藥了?」

「是啊,自從她來我們尖子班,哪天不藉著問問題霸佔域哥的下課時間和自習課?現在還沒上課呢,下節又是自習,她居然跑了?」

「難道她自知考不上域哥保送的清大,終於放棄了?」

「怎麼可能?她是蘇迦妮啊,國際班的吊車尾都能拚命擠進我們尖子班,以一敵百趕跑所有接近域哥的女生,戰鬥力強悍至此,會這麼容易放棄?」

「大概率是知道軟磨硬泡沒用,打算換個策略?」

蘇迦妮充耳不聞,端正坐姿,拿筆刷題,五根手指還在發著抖。

多麼熟悉又親切的試卷啊!!

遲域身邊的座位炙手可熱,蘇迦妮剛離開,就有女生補位。

「遲域,有道題我不會,你能不能教教我?」

「不能,我有事。」

??

少年拉開椅子,從後門走出教室。

一群男生跟上去。

「域哥,去哪?帶我一個。」

「域哥,也帶帶我唄。」

「別啊,域哥和我保送清大了,下節自習上不上無所謂,你們些個還要苦哈哈考的別跟來。趕明兒考不上,又怪我們。」

「帶我帶我,我拿到藤校offer了!!」

「留學狗保送狗給我爬!憑實力考上的才算真本事!」

蘇迦妮頓筆。

京市附中鄙視鏈,第一梯隊其實是藤校牛津這類世界一流洋大學,清大都排後面,但遲域沒走這條線,他作為遲家繼承人,還要接受專門的軍事特訓和商管培養等,需要留在國內。

蘇迦妮繼續埋頭做題,下筆如有神助,嘩啦啦地寫。

「咦?寫這麼滿?同桌,你用了幾種方法做壓軸題?」

蘇迦妮聞聲抬頭,同桌林暖戴着一副茶色框大眼鏡,長相奶甜奶甜的,此時正盯着她的數學試卷。

見到林暖,蘇迦妮眼眶微熱。

林暖是她來尖子班後的同桌,愛好學習,從小就是學霸,平時成績名列前茅,前世高考卻失利,以一分之差的遺憾沒到清大提檔線,林暖也是犟,後來又連着考了四年,越考成績越差勁,最後把書全撕了,接手家裡的公司。

她自以為跟林暖交情淺,但林暖在京圈名媛宴會上碰到她被為難,總會替她解圍,也是林暖,第一個發現她產後抑鬱,林暖開導過她,「蘇迦妮,我們都是犟種,得不到就死磕,死路也死磕,但有時候,放一放,也就天下太平了,真的,你信我。」

此時,在教室。

蘇迦妮酸着鼻子回答,「四種。」

「這麼多?可以跟我講講嘛?」

「好呀。」

蘇迦妮攤開試卷。

她膚白貌美,聲音帶點南方特有的嬌氣,腔調微嗲,說出來的話像撒嬌一樣,講題也是。

前後桌的人都湊過來聽。

她一口氣講了四種解題思路,簡潔清晰,每一種都很遲域化。

眾人聽完,很是詫異。

林暖笑得很暖。

「同桌,倒是我小看你了。還以為你是戀愛腦,沒想到你為了考清大,居然無懼流言,猛追着遲域問問題!效果很好啊!」

蘇迦妮沉默。

表情一言難盡。

「第四種解法用到了高等數學的知識,遲域教你的?」

「嗯。」

「他這都教你!傾囊相授是不是怕你考不上?」

前世,她也認為遲域多少對她有意。

現在她知道不是了。

蘇迦妮心底酸澀,轉移話題,「你怎麼知道是高等數學的知識?」

「嗐!我買了高數的書,翻過了,計劃暑假就認真看。我怕上清大後,時間不夠用。你可別說我卷,你看人家遲域這樣的超級學霸,高中就學完了大數。」

蘇迦妮捏着筆,晃上虎口,轉起圈。

林暖翻出其他試卷,「同桌,這題你看看,還有沒有更優解?」

「好呀,我看看。」

蘇迦妮當然有。

遲域教過。

前世,她對遲域愛到瘋魔。

他給她講過的題海卷子和稿紙,她全都收藏得好好的,實體版的,電子版的,要不是裱起來太佔地方,她肯定會每張都掛起來。

她後來時常會翻出來懷念,印象深刻得不能再深刻。

反倒是高考的試卷,遲域沒給她講過,她記不大清了。

現在回想,她對遲域的愛慕過於病態,他肯定很厭惡吧,連她都厭惡那樣恐怖的自己。

蘇迦妮深吸一口氣。

好在她重生了。

她不會再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