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第2章-重生不舔校草後,反被他求婚啦蘇迦妮遲域-魅夢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夜深,人不靜。

京市某棟高樓,頂奢大平層卧室。

窸窸窣窣。

男人頎長的身影罩着白皙的蘇迦妮,她的呼吸和他纏繞到一起,嬌軟的身軀因他發顫。

許久。

男人鬆開她的唇,修長的手拉開床頭櫃。

蘇迦妮抬手抓住他的手臂,嬌嗲的聲音帶點喘,「遲域,我想再要個女兒,可以嘛?」

男人頓住,手指鬆開,原本指尖捏穩的小袋跌回柜子里。

他轉而擰開床頭燈,沉着黑眸,藉著昏黃的光看她。

她眼神瀲灧,眸里半是期冀半是哀傷,見他不回答,她咬唇,語氣變得小心翼翼,「可以嗎?」

男人眸色暗沉,「你想要的,還是爸媽想要的?」

「我想的。」

蘇迦妮說完,見他神情寡淡,眸光似是比平日更冷,她將唇瓣咬得更加用力,鬆了他的手臂,「不可以,也沒關係。」

男人卻抓住她的手,手指穿過她的指縫,溫柔中帶着不容她拒絕的強勢,他扣緊她的手,往下壓,摁進軟被。

她聽到他性感沉啞的聲音從喉間發出,「好。」

是肯定的回答。

蘇迦妮灰暗下去的眸瞬間又發亮如星火點燃,她半撐起背,主動向他獻唇。

男人單手扶住她仰起的腦袋,低頭與她相貼,吸吮欺碾,深吻進去,給她想要的。

他溫柔,又熾烈。

黑眸始終看着她。

清冷的眼神堅毅如利劍,透穿她的靈魂。

她最愛的,就是他這雙眼。

「遲域………」

蘇迦妮難耐地喊他的名字。

男人啞着聲應她,「嗯?」

她眼角溢出眼淚,晶瑩剔透,哼哼卿卿,「我好愛你………」

綿軟嬌嗲的聲音如泣如訴,藏着她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委屈,和絕望。

說話時,她盯着他看,一雙桃花眼濕漉漉的,泛着霧澤,楚楚可憐又魅惑勾撩。

男人沉默着伸手覆上她的眼,俯身,冷白的皮膚熾熱如火,貼上她的。

一夜纏魂。

………

天微亮,蘇迦妮醒來。

身旁沒人。

伸手去探,微涼的,沒有殘存的體溫。

她的心也跟着涼了半截。

他沒留下來。

遲域他,還是不肯跟她同床過夜。

即便他們已經結婚兩年,即便昨晚折騰到三更半夜,他還是要離開這個原先該屬於他們兩個人的主卧。

蘇迦妮眼眶瞬間發紅,她仰起頭,忍住淚。

她對遲域是一見鍾情。

他有完美的皮囊和高冷優越的氣質,常年考第一,是他們京市附中的校草,也是京圈沒人敢惹的太子爺。

她吃他的顏,也吃他的人設。

她廢寢忘食看書刷題,追他追到清大,變着花樣追了他很多年都沒結果。後來大學畢業,她蹲到他跟同學吃散夥飯,將喝了酒的他送回公寓。

陰差陽錯,吃干抹凈。

之後她故意不吃藥,當真中招,她母憑子貴,硬要他娶她。

他娶了。

如今他們領證兩年,兒子一歲半。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她強求來的。

他不愛她。

昨天。

曾經跟他緋聞傳得最凶的那個女人,那個去國外演戲拿獎拿到手軟的影后,回國了。

那麼巧,蘇迦妮的情報群里有人說,遲域突然問了個問題,該怎麼跟喜歡的人表白。

有人奚落她,多年痴心妄想終於真的要修成正果,也有人光明正大地嘲笑,時間卡這麼死,向誰表白還用說。

不用他們說,她也知道。

但她是蘇迦妮啊,怎麼可能讓遲域去跟別的女人表白?!

她把兒子送回遲家老宅,下午掐着點開車到遲家公司總部樓下接他下班,接到人,哪也不去,硬帶他回家,纏着他,在家看電影,晦氣的是她隨手打開的一部電影,居然是那影后主演的。

遲域認真看電影的樣子刺痛了她,她旁敲側擊問他,喜不喜歡電影里的女主角,那樣的女強人?

他清冷的眼看着她,「喜歡。」

「喜……歡?」

「嗯,喜歡她目標明確,不擇手段,百折不撓,對自己足夠狠。」

他說話時,清冷貴氣,自帶漫不經心的閑散與鬆弛。

她清晰地聽到她的心在滴血。

明明他以前曾說過,喜歡宜家宜室的乖乖女。

她銘記於心,大學畢業就跟他結婚,她一天班都沒上,奮力做着遲家少夫人,磕磕絆絆地融入京市貴婦名媛圈,現在卻又聽他說喜歡女強人。

她哪裡還不懂,那影后是乖乖女,他就喜歡乖乖女,那影后是女強人,他就喜歡女強人。

他遲域,只是愛別人,不愛她蘇迦妮罷了。

是她,一直視而不見妄圖日久生情。

昨晚,她生怕他跟她攤牌,她無法面對即將失去他的劇痛,她圈住他的脖子,發瘋般咬上他的唇,蓄意勾z引,第二次撲倒他。

她提出再要一個女兒的要求。

她也只能想到這樣拙劣的手段來留他。

這樣的蘇迦妮,卑劣不堪,卑微至極,連她自己都嫌棄厭棄。

蘇迦妮目光獃滯,表情嘲弄地掀開被子,下床。

腳踩到地,鑽心難言的痛楚突兀地傳來,她沒站穩,身形一歪………

沒摔倒。

腰身被人從後面掌住,替她穩住。

熟悉的清冽氣息包裹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