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第10章-重生不舔校草後,反被他求婚啦蘇迦妮遲域-魅夢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蘇迦妮送外公回蘇市,順便住了段時間,直到被通知要參加高三畢業典禮和成人禮才回京市。

京市附中,禮堂前。

人聲鼎沸,熱鬧非凡。

女生們一身精緻漂亮的禮服裙,化着濃妝或淡妝,花紅柳綠,魅影飄仙。男生們大多穿黑色西裝,打領帶,紳士模樣,頭髮和皮鞋一般鋥亮。

蘇迦妮前世早早央着蘇梨素給她準備又純又欲的高定輕紗花仙裙,只為了能在典禮上讓遲域驚艷。

但這一世,她沒穿那套用力過猛的高定,而是隨意從衣櫥里挑了件簡約的禮服裙,簡單塗抹個淡妝,一看就是想來給人當背景板的。

「同桌啊啊啊同桌!終於又見到你了!!」

蘇迦妮都沒看清林暖從哪鑽出來的,就被她一把抱住,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林暖興奮得魔音刺耳。

「同桌,咱外公家好不好玩?我也好想去蘇市啊!你什麼時候再去?能不能帶上我啊?」

「好呀,以後有機會就邀請你去蘇市遊玩。」

「太好了!我們可說好了,同桌你可不要忘記!!」

「嗯。」

蘇迦妮蹙眉,她感覺到一道視線射來,涼颼颼的,抬頭去看,同學們三五成群在聊天,沒發現誰在看她們。

倒是她沒來得及收回視線,剛好撞進遲域不經意掃過來的冷眸里。

蘇迦妮趕忙低頭。

生怕晚了一秒,魂又要被他勾走。

禮堂大門這時打開。

蘇迦妮鬆了一口氣,林暖挽着她的手,兩個女生順着人群的方向往前走。

校長講話。

老師代表講話。

然後是遲域,作為學生代表講話。

他本就有勾人心魄的頂級骨相,一身少年氣盛進西裝里,更顯頎長筆挺,烏黑的發,劍眉如墨,一雙清冷的眼,禁慾,攝人。

蘇迦妮沒敢往台上多看一眼,但遲域那熟悉的清冽聲音,伴着電流徐徐鑽進她的耳膜,她感覺很要命。

禮堂里的女生和阿姨們都很激動。

「媽媽,他是我們的校草!!品學兼優,超級學霸,競賽保送清大了。」

「校草哇!!」

「媽媽,我好愛他這張臉!」

「媽也愛看。」

「啊啊啊好愛他這高冷禁慾的調調,媽媽,我好想跟他談一場。」

「媽也想。」

「哈哈哈,媽媽你真搞笑,我要告訴我爸!!」

「………媽的意思是想讓他當咱家女婿。」

也有知根底的。

「閨女,那是遲家的遲域啊。鐘鼎世家軍政商大佬齊聚的遲家,跟我們小門小戶不搭噶。看看行了,別動感情。」

遲域講完,掌聲震耳欲聾。

再接着是家長代表講話。

然後,過成人門,行成人禮。

家長陪同來的,跟家長一起。

家長沒來的一群學生,各自結伴。

三道搭起的紅色高門前。

蘇迦妮躲着人群,讓他們先過。

遲域拒絕所有人的邀請。

最後,好巧不巧。

只剩她和他。

蘇迦妮驚呆在原地,遲遲不敢動。

司儀開口,「最後的那兩位同學,請抓緊時間走過成人門。」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看過來。

周洺璽笑出了聲。

知情的不知情的同學們都跟着起鬨。

蘇迦妮頓時紅了耳根。

司儀也笑了,「遲域同學,請你主動一下。」

遲域神情寡淡,彎起右臂。

蘇迦妮騎虎難下,在眾目睽睽之下,僵硬地搭上遲域的胳膊,挽着他,被他領着一步一步走向成人門。

「哇哦!!」

「他倆顏值好配!」

「這是你們學校早戀的一對?」

「不是啊媽,我跟你說,那女生啊,她以前是國際部的,後來為了校草,轉到我們尖子班,然後…………」

司儀見蘇迦妮和遲域走過成人門,笑眯了眼,表情意味深長,嘴裏喊出一句,「禮成。」

周圍的同學們紛紛鼓起掌來,笑瘋了。

蘇迦妮尷尬到摳地,艱難解釋,「謝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留到最後,不是故意想跟你一起的……」

遲域側過臉看她。

蘇迦妮被他極冷的眸光凍得打了個寒顫,迅速放開他的胳膊,轉身就離開。

遲域的視線更加冰冷。

蘇迦妮一時都分不清是前世跟蘇梨素來參加成人禮,被她慫恿着貼過去找遲域拍照約他吃飯被當眾拒絕丟臉,還是現在跟遲域一起走成人門被嫌棄更炸裂。

最後,各班發放畢業證書和畢業照。

蘇迦妮拿到畢業照,看都沒看,就裝進袋子里。

畢業照是她重生前照的,她記得很清楚,當時她暗戳戳地擠開所有想站在遲域身前的女生,自己站了過去。

所以,這張畢業照,她和遲域一前一後,前世婚後,她還特意把電子版照片里的兩個人剪裁出來收藏。

這是他倆前世高中時唯一的合照。

但這一世,卻不是唯一的。

此時,班級群里瘋傳着她和遲域走成人門的雙人照。

「我這個角度拍得好哇!」

「嗯嗯,婚攝水準。」

「有一說一,真的像婚紗照有沒有?要是蘇迦妮穿得再隆重點,就更完美了。」

「我這婚紗照,呸!我這照片拍得更大氣吧?你們看看,這時的校草看起來是不是沒那麼高冷了?」

「驚!你們看我這張,校草是不是笑了?!!」

「不能吧?!角度問題?遲域怎麼可能笑呢?你們誰見遲域笑過??」

「只是唇角微彎了那丁點,就是笑?你這美顏光線處理的效果吧?」

「哈哈哈……管他笑不笑,蘇迦妮追校草追這麼凶,最後能跟校草走成人門,肯定笑瘋了吧?」

並沒有。

她社死得透透的。

這群人不管她死活地瘋樂,好想嘎了他們。她手指滑動,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