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此時,回到教學樓的眾人都看到了操場**的江凡。

「那是誰啊?」

「我記的是三班的一個差生,學習成績排幾十名……」

「他在幹什麼?」

「好像是在祭祀?可是祭司們都跑了啊……」

張昊皺眉看着江凡,嘲諷道:「犯病了?」

老師也皺眉地江凡喊道:「江凡,你回來,發什麼神經!?」

同學們議論紛紛。

江凡卻對外界沒有一點反應,他抬起青銅劍,站在大鼎之前,開始揮舞。

出劍,斜斬,月揮,旋斬……一套劍舞看得眾人眼睛睜大。

「他還會舞劍?!」

「我看不像是亂舞的。」

「他這是,一個人在祭祀?!」有人驚奇出聲。

不少學生眼神變化了。

「他頂着大雨,獨自祭祀,會不會真得感動古神先祖啊?」一個學生眨着眼睛問。

張昊嗤笑一聲,說道:「天真!九州無神!」

舞劍完畢,江凡收劍,目光平靜地看向香案。

他走上前,擺正已經熄滅的香燭,虔誠地跪了下來,以頭觸地。

「後輩不肖子孫江凡,懇求古神先祖庇佑!」

江凡抬起頭,眼神堅定,張開嘴,喉結震動,發出一種奇特的嗓音。

這嗓音很粗獷,卻顯得蒼涼深遠,宛若茫茫荒野之上一個大漢在仰天長嘯。

厚重的雨幕無法阻擋這聲音的傳播,眾人聽着這嗓音,感覺心靈一顫,似乎有血脈里的東西被觸動了。

「他在唱歌嗎?」同學們詫異對視,「為什麼我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老師們紛紛搖頭:「聽不懂……」

一樓大廳,教導主任挺着臃腫的身軀,皺眉看着江凡吼道:「你有毛病嗎?!回來!」

江凡猶若未聞,仍在發音。

教導主任面生怒意,拿起傘推開門朝江凡走去,要把江凡給拽回來:「我給你說話你聽不見是吧!?回來!」

江凡站起身,背對着教導主任,拿起青銅劍,對着自己手腕,猛地一划。

教導主任嚇得一顫,呆立原地:「江,江凡,你幹什麼?!」

教學樓也一瞬間陷入寂靜。

「江凡不會要自殺吧?!」老騷震驚道。

藍衣白裙女孩緊張地拿出手機,撥通急救電話。

江凡注視着自己的鮮血順着青銅劍流下,匯聚在劍尖,滴落在地,然後融於雨水,消失不見。

而後,江凡持劍在面前划出一個個古老的血色甲骨文。

那血色甲骨文實質一般凝固在空中,讓人驚奇不已。

驀地,青銅劍微微一顫。

接着,劍身散發出微弱的光芒。

江凡頭頂,黑雲匯聚,形成一個黑色旋渦,可怕至極。

轟隆隆!

雷聲炸響,與閃電同時出現!

眾人驚悚地看到,那狂暴的閃電在江凡上空降下。

江凡舉起青銅劍,面對大鼎,背對眾人,頭頂銀蛇飛舞。

細小的電流在操場各處出現,教導主任嚇得癱倒在地。

整個校園陷入了短暫的寂靜,直到老騷眼神震撼地喃喃:「這是什麼?神跡嗎!?」

眾人回過神,心神一顫。

「神跡?!」

「對,這就是神跡,引發天地異象!」

「九州,有神跡了?!」

震驚使得眾人一時失神。

神跡,這個詞五十年來一直屬於西方,西方神跡為聖光普照大地,天使裂空而出,但九州國從沒有神跡,也就沒有任何神靈出世。

神跡的出現,被認為是神靈誕生的標誌!

江凡望着出現雷暴的天宇,心中瞭然。

古語是有效的,成功溝通了九州古神先祖。

雷雨天氣,應該是溝通了雷神或雨神。

九州雷神又被稱為雷公,初代的雷神出生於九州南部,其龍身人頭,鼓腹而雷。

後來傳說中尖嘴猴腮的雷公則是雷神血脈逐漸稀薄之後後輩的模樣。

九州雨神在炎黃二帝時為赤將子輿,後尊其為初代雨神,以後歷代雨神皆延其家族血脈。

血脈覺醒時,覺醒者會打破基因鏈深處的鎖鏈,看到古神先祖,而所看到的古神先祖模樣,即決定了覺醒者的修鍊天賦。

前世,江凡看到了二代火神祝融,僅次於初代火神炎帝神農氏。

後江凡修鍊一帆風順,短短一年便突破至六階王級,成為九州國一員悍將。

「先祖,九州有難,還望助我!」江凡凌風而立,大雨灑落其身,巍然不動。

下一刻,一道丈許粗的雷霆劃破天宇,命中江凡!

轟隆隆!

大地崩裂,碎石四濺,電光和雨水混在一起,整片操場都成了雷電的海洋!

而江凡,挺立於這雷電海洋中心,安然無恙!

「吾乃雷神!」滾滾烏雲里,一個龍首人身的虛影發出雷霆萬鈞的聲音,他看起來猙獰威嚴,鎏金般的雙瞳直視着江凡,其中閃電跳動。

江凡莊嚴叩首:「後輩子孫江凡,懇求古神先祖雷神庇佑!」

「所為何事?!」

「異星入侵,九州危亡,黎民萬千,命在旦夕!」

雷神盯着江凡,眸子彷彿穿越萬千歲月,看到了末日的景象,他抬起了手,威嚴道:「覺醒我神力者,旦行惡事,我當以五雷轟頂斬殺!」

話音落下,雷神猛地揮手。

滾滾雷霆從黑雲旋渦里暴射而出,集中在江凡身上,光芒耀眼,炸響震耳!

雷光凝聚,在江凡眉心形成一個一閃即逝的雷霆符文。

符文之中,足足有九道金色波紋!

「古神級雷霆之力!」江凡呈鷹爪狀握着,雷蛇在其上跳躍,他眼瞳里雷光流動,整個人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先祖庇佑!古神級雷霆之力是雷霆之力的巔峰,假以時日,於雷霆一道,我將舉世無敵!」

無論是華夏的覺醒之力、還是西方的信徒之力,都和修鍊等級一樣分為九階,階級越高,便代表上限越高,潛力越大,江凡所獲得的的,便是雷霆一道最頂級的九階神級雷霆之力。

教導主任驚駭不已,拿出手機,撥通了官府的電話。

江城,九州事務局。

局長周天立站在窗戶旁,望着茫茫雨幕,叼着煙思索着瑣事。

忽然,秘書推開屋門,倉皇跑來:「局長!」

周天立轉身,眉頭一皺:「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秘書咽了口唾沫說:「局長,江城第一高中出現神跡了!」

周天立眉頭一挑:「神跡?」

「是的!」秘書連忙點頭。

周天立看着秘書:「今天是愚人節?」

秘書焦急解釋道:「一高的上百個老師都打來了電話,是真的!」

周天立一聽,披上黑色大衣,打開窗戶,一下跳了出去。

「局長——」秘書見狀也只好跟上。

兩人以與歲數完全不相稱的身法躍上樓頂,看向江城第一高中的方向。

那裡陰雲濃重,雷霆如滅世般不斷降下。

周天立望着那雷暴,瞳孔一縮,接着渾身顫抖起來。

憑藉修鍊者的直覺,他感到自己在那雷暴面前猶如一隻螻蟻!

秘書看到周天立的眼神,心中一驚。

局長可是四階九段的宗師強者,可靈炁護體,在江城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連局長都對那雷暴的氣息感到畏懼,那神跡八成是真的了!

「走!」周天立向著江城第一高中暴沖而去,在樓宇間跳躍。

秘書咬牙,竭盡三階武師的實力緊緊跟着。

周天立呼吸急促,有生以來,他從沒有現在這麼激動過。

神跡!?

我九州的神跡!

周天立握緊拳頭,心臟猛跳。

千萬不要讓我失望!

如果是真的,那我九州有神,這便是我九州重新崛起的契機!

很快,周天立到達江城市第一高中,站在樓頂,他看到了操場雷海之中傲然挺立的江凡。

撲通!

周天立一下跪了下來,眼眶濕潤:「我九州,真得有神跡了!」

轉頭,周天立對呆住的秘書說道:「快,通知總領府!」

「是!」秘書趕忙將消息發送給上級。

同一時間,江城的外國人也紛紛趕來,震驚地看着神跡。

「九州江城疑似出現神跡!」

「立刻向神殿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