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變身去異世後被惡役千金看上了第 1章 序章在線免費閱讀

盯……

我看着就在我前面不遠處的雲彩上,不知道從哪個商店門口搬來的塑料椅子上坐着的。

帥的驚天動地泣鬼神的自稱為判官的神明大人的傢伙。

「……所以,您的意思是,我死掉了?」

他是這樣跟我說的……

而我自己最後的記憶就只剩下像往常一樣連續加班84小時之後回到臨時租住的房子中睡覺的經歷,之後睡着睡着就到這裡來了這個樣子的程度……

低頭看看自己的雙腳,不見了,反而變成了像是飄飄蕩蕩不存在的煙霧一樣的狀態。

啊,原來這就是靈魂嗎,還真是半透明的呢……

「是的,你已經死了,而且原本的身體……嗯……你應該是忘記交房租了吧,房東來的挺快的,已經拉走燒成灰了……

所以沒辦法讓你回到原來的世界了,你明白的吧?」

神明大人放下手中剛剛一直在看着的,叫什麼一周什麼買什麼一次同學那件事的漫畫,與腿上抱着的放言百日和戀人不行放在了一起。

旁邊的塑料小桌子上還有很多的奇怪漫畫,什麼安什麼村,終什麼成為什麼你的。

之後他推了一下老花鏡,然後用抱着稍微一點點的幾乎等同於沒有的歉意和我說道。

但我的注意力不在這邊啦,我一直在好奇,為什麼那麼年輕,那麼帥的一位神明大人喜歡戴老花鏡看漫畫?

而且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那些漫畫與情小說的名字很熟悉呢,我並沒有看過,真的沒有看過。

而且對於神明大人來說,這可真是奇怪的愛好……

「沒關係,對我來說死了又或者是活着也沒什麼區別。

請問我現在可以去轉世了嗎?」

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結束這一世的生活了,真的是可以說上是悲哀的程度。

一生普普通通碌碌無為,成為為別人賺錢的打工工具人什麼的,已經夠夠的了,還是儘早的忘掉這一切,然後開始新的篇章吧。

「這個……按道理來說,你不應該這麼早死掉的,算了……

我是說你本來應該還能再活70年來着,但……因為死掉的出乎意料的早,加上沒有了身體,所以只能去其他世界了……

你應該…不會在意的吧?」

神明大人看上去有一些顏詞閃爍,難道說是有着什麼隱藏情節嗎?但是我並沒有去糾結這些的打算。

而且依然是那種帥得讓人發瘋的想要原地爆炸程度。

還好我忍住了。

「沒關係,做不做人什麼的也無所謂,怎麼樣都可以。」

我說出了這樣自暴自棄的話,因為做人真的是太累了。

「別這樣說,你也沒做過什麼壞事,作為補償,你就說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吧,我儘可能的滿足……」

神明大人比我預想之中的還要好說話呢。

但是要讓我自己說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的話,我也沒什麼要求或者理想啊?

「這種事真的可以讓我自己做決定嗎?」

我稍微的有一些忐忑不安,不管我說什麼,到最後肯定也是會被拒絕的吧?

「可以的,作為補償的話。」

看着神明大人我猶豫了一小會兒,我很想說,您這兒還缺人嗎,薪水的話,看漫畫和他正在看的書就可以了……

但是想也知道不可能,所以就退而求其次吧。

「那麼……就請讓我成為一個非常容易養活的人吧。」

我思考了一下,不要說成為有錢人家的子弟那樣的,那種的類型說出來的話也就太過分了,想要做王子什麼的……

稍稍可以吃得起飯的家庭就超級滿足了。

嗯嗯,至少不用為了生存而打拚的太過頭,不想要重蹈這一世的覆轍,如果可以的話……

「就這樣子嗎?」

神明大人皺着眉頭思考着問道,難道說是我的要求太高了還是什麼別的原因嗎?

「是的,不可以嗎……?」

我有那麼一點點緊張了,要不然兩三天吃一頓飯的家庭也是可以的……我不怎麼挑剔的!

實在不行變成小野貓小團雀什麼的也是可以的,畢竟可能會得到好心路人的投喂……

「我明白了……」

神明大人好像是有了主意,簡單的回答了我之後,就揮了揮手。

我以為他是要我離開,但是正想轉身不知道往什麼角落飄的時候,開始出現了頭暈這種的情況。

呃…靈魂的狀態也會頭暈嗎?

抱着這樣的疑惑,我很快的就失去了意識。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周圍的情況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迷迷糊糊狀態下的眼睛又干又澀,還有些腫痛,奮力的睜開後才發現我好像是在一個光照不是很充足的地方。

渾身上下癱軟無力,右手手腕處還有着劇烈的疼痛感與有什麼裹纏着一樣的感覺。

不是很舒服。

「……唔……呃?」

我奮力的掙扎着想要起身,但是接踵而來的就是四肢全都被固定成不能動彈的感覺。

掙扎無果之後我又只能繼續躺回來,可惡,嘴巴裏面好乾好苦……

這裡是哪裡啊?因為沒辦法坐起來,我就只能這樣躺着開始觀察。

然後我就看清楚了,此時的我好像是躺在一張超級大的柔軟的大床上,身上蓋着的是一看就很名貴的順滑布料製作的被子,又蓬鬆又保暖的,壓在身上一點都不重。

而身下的床也是柔軟的讓人陷進去的程度。

床之外的地方就是非常精美的裝修與各種各樣豪華的傢具與擺設,看上去似乎是卧室。

但是以卧室該有的規格來說的話,這也太大了吧?

而且不遠處那一面超級大的全身鏡,居然還是鑲着金色邊框的誒!

按照前世的物價來說,這應該屬於好幾千塊的那種吧?

簡直是太奢侈了啊……

就在這時,因為剛才的掙扎發出的小小的動靜好像是引來了什麼人,我居然才發現床的旁邊居然還有人站着嗎?

轉頭一看才發現在面向窗戶那邊的床邊站立着整整齊齊一排看上去像是人偶一樣的……女僕?

正在走過來的那位女僕小姐也恰巧的看見了我的動作,雙方的視線對上的一瞬間空氣都安靜了。

「……呃……嗨?」

「……小…小姐,您終於醒了?!嗚……嗚呃!!」

在我發出類似於打招呼的弱小聲音之後那位女僕也反應過來了,整個人一下子就哭了出來,跑到了我的跟前淚如雨下。

「誒誒?你……是?」

她她她……她是誰啊?

還有,小姐……?這是什麼不得了的稱呼?

其他幾位像是待機的機械人一樣的女僕在聽到同伴如此驚訝不已的話語之後也一下子開了機。

整整六個樣貌精緻的女僕小姐全都靠攏了過來照顧着我,細緻到我都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描述的程度。

所以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正想至此處,腦袋突然開始抽了風一樣的疼痛,那種痛楚就好像是有人拿這個針管不停的給裏面打空氣一樣!

好過分……

「呃?嗚哇!」

我在昏過去之前發出了這樣的丟人的慘叫,幾位女僕也有被我如此凄慘的叫聲嚇到。

「小姐!小姐?您這是怎麼了?!請堅持住,醫生馬上就過來了!」

「小姐!小姐?不要睡啊……」

就算你們這樣說……

我也忍不住啊!

還有……小姐什麼的真的不是叫錯了嗎?我可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漢啊……

之後的一切就又一次的陷入了一片黑暗。

但是,哪怕是這樣,陷入無邊無際的黑暗後那種腦袋裡在被安裝軟件的感覺也沒有停止。

真是的……不要什麼東西都給我腦子裡裝啊!

我腦袋裡可是有裝着名為黃餅的很重要的核廢料的。

不過這種的過程也並不是很持久,沒過多長時間我就開始在黑暗中看到一幕幕的畫面,而那些畫面的話,其實都是一位看上去非常美麗的少女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無比零碎的瑣事都在我眼前反映的清清楚楚,而我在看完之後也深深的記住了。

根本就是身體在自己回憶吧!

至於會出現這樣的猜測,那是因為在畫面的最後,是那位少女用刀劃開自己右手手腕的場景。

而且,我甚至都感受到了疼痛。

有一種非常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頭,神明大人……不會是搞了那種可怕的轉生橋段吧?

當我從這種狀態下脫離出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周圍又是無邊無際的黑暗,但是身體上卻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擦拭的觸感。

我用力的想要睜開雙眼,可惜眼皮卻無比的沉重,只能輕微的動一下。

奇怪的觸感也像是受到了驚嚇一樣,很快的就消失了。

終於,在我不懈的努力下終於睜開了雙眼。

但是映入我眼帘的,卻是周圍站着的一圈非常多的人。

啊……要不然我還是繼續昏着吧,這個人數也太多了吧?根本就不是我這樣的陰暗角色可以應付得了的……

除了之前有看見的六位女僕小姐,還有一位看上去非常威嚴的中年男人與另外兩位少女。

他們都穿着非常華麗的服飾,有點像是中世紀貴族穿着的那種的風格。

根本就是!

而且,關於他們,我莫名的就認了出來,應該是因為剛剛接收到的那些其實就是記憶吧。

神明大人就不能在我完全沒有知覺的時候幹這種事嗎?腦袋裡被塞進東西很痛的啊。

至於那幾位有着相關記憶的人的身份,請原諒我暫時不做介紹,因為我發現了另一件更為重要的事……

我好像…變成女生了……

啊?啊!!!竟然還能這樣子的嗎?!

雖然我有跟神明大人說過『希望成為容易養活的那種人』,但是,這個程度是不是有點太過了?!

呃…也不一定,確實,比起男子漢,女生好像確實更容易養活一些……尤其是嫁人後什麼的,根本就可以成為躺在床上什麼也不幹的米蟲……

呃啊啊啊!!!

雖然,嗯……有那麼一點點興奮,但是神明大人對我說的話是不是理解的有些太過頭了?!

至少把我之前的記憶剔除掉啊!現在我根本就不敢面對之後的人生了啊!

總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非常不得了的可怕怪人,剽竊了他人身體什麼的?

算了,也不是那麼不敢面對……

「老爺,三小姐已經醒了。」

「嗯,我看到了。」

當我睜着迷茫的大眼睛想着奇怪的事情